摩登先生网

本站遵守国家法律法规,如违反国家法律请联系我们底部客服删除

主页 > 社会八卦 > 正文

贫穷的四川大凉山彝族女人种土豆男人吸毒(10)

来源:未知 |发布时间:2015-04-29 15:35:14





  山寨“病”了



  如今的年轻人已经不晓得罂粟花是什么样子,却晓得***是什么样子,包括彝族的孩子们。



  “一包一包的,有黄的,有白的。”喜德县艾滋孤儿组成的爱心班里,12岁的小男孩说,“电视上就有,”他开始惟肖惟妙地模仿用鼻孔吸***的动作,“我爸爸就吸毒,我恨他。”



  “他们在水稻田里打针,还在赶集的地方,在路上,我看见就赶紧跑回家去,锁上门不让他们进来,我怕他们把我卖了买毒品。”美姑县爱心班8岁的女孩说。



  另一个女孩犹豫了半天才说:“过年我回家去(11月21日是彝族的新年),我们村上有两个人吸毒得‘病’死了,就藏在家里,我不敢去他们家拜年,过完年他们才把死人抬到山上烧了。”



  毒品自20世纪90年代始就折磨着大小凉山,大凉山腹地的国家级贫困县昭觉县、美姑县、布拖县、越西县都是吸毒贩毒的重灾区,四个县的彝族人口都占全县总人口的94%以上。由于区位特点和普遍贫困,凉山成为金三角毒品经云南贩运至四川的重要通道。

摩登男士:www.mrmodern.com





  寨子里的人,倘若“病”了,又或是孩子受了惊吓,必要先请寨子里的毕摩看看。45岁的喜德县落哈乡毕摩沙马史体就常被请去做驱鬼招魂的法事。



  在村子里,对那些吸毒和艾滋病的人,沙马史体用自己的办法教育和宣传,“吸毒和艾滋病是伤害人的,是不拿刀子杀人的,只有一条路,就是死。”



  沙马史体的法术是太爷沙马尼古教的,他的舅舅也是毕摩,“已经28代,一代一代必须有人做,不得丢的,不得断的。”他9岁就跟着太爷学了,天天都跟着走,太爷到别人家做仪式,他就跟着走,太爷说什么,他就跟着说什么,“唱歌一样的,我的太爷不唱完我就不能睡。”



  那时候还是饿肚子的时候,沙马史体没有穿过新衣服,平时不穿鞋子,住在高山,交通也不好,他18岁才见过一个汉族老师,十多岁也不会说汉话,没有读过书,只读过一年级。父亲死后,沙马史体就开始做彝族毕摩。



  他记得,那时候这里还有吸食大烟土的习惯,睡倒用烟枪吃的。有钱的和没钱的都在吃,都拿财产去换大烟抽。烟土是悄悄卖的,有黑的和黄的。还有种植罂粟,那是土司重要的生意,生意是公开做的。卖大烟的人,就有金子银子了,抽大烟的人,就把家里值钱的东西都换大烟了。

(摘自摩登先生网:MrModern.Com)





  那时候吸大烟得病的人,没有药治的,只有死路一条。他们也请沙马史体的太爷爷去做仪式,用烧红的铁做仪式,太爷脚踩在上面,也用烧红的铧口放在水里面,把纸符烧了放在水里面,还让病人在加了中药的开水里踩,“可是没有用的。那样的人瘦叽叽的,只有骨头,没有肉的,只有死路一条,”



  从沙马史体8岁记事起,大家没有鞋子穿,脚跟上裂了口子也以为是一种病,传染病,还有肚子痛的,治不好,乡里人把这个人的嘴蒙住,扔到山上的洞子里,“不管他们,让他自生自灭。据我知道,寨子里就有四个人被扔进无底洞里。刚记事的时候,老师就带我们去看过,还要用绳子拴住我们去看下面的骨骸,可是我们都不敢下去。那些洞现在都还在。”



  那时候吸大烟的人,吸四五年、五六年有上瘾的,但家里有钱的,也有活七八十岁的。



  那些吸食烟土的人,迷迷糊糊,精神不好,也会请我太爷去做仪式,因为他们怀疑精神不好不是烟土的原因,而是认为冥冥中有鬼神缠在他的身上,才使他得病,只要是家里有钱的条件好的都会请毕摩做法事,根据他的情况做法事。做完之后,他的精神上得到一种解脱,“也许过几天病就好了。”

(原文链接:http://www.mrmodern.com/life/4629.html,转载请注明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