摩登先生网

本站遵守国家法律法规,如违反国家法律请联系我们底部客服删除

主页 > 社会八卦 > 正文

贫穷的四川大凉山彝族女人种土豆男人吸毒(11)

来源:未知 |发布时间:2015-04-29 15:35:14





  打鼓鼓,烧火铁,烧酒喷火,吓鬼,用舌头舔烧红的铧口,还要念经,“身体健康吉祥如意万事顺利一路平安”是祈祷祝福的意思。还要打鸡,让不好的东西都附在这只鸡身上,“其实是精神的解脱,我做得最多的就是平安的法事。”



  沙马史体16岁开始就自己做法事,太爷把这些法器和经文都传给他,那时候太爷70多岁了。



  大约在2003年的时候,沙马史体开始看到吸毒的人。“过了五六年就很多了,到处都有”。



  救不活的人



  1995年6月,凉山首次从云南遣返的静脉吸毒人员中发现了艾滋病感染者。截至2008年,凉山州累计检测出H IV感染者已近万例,然而由于情况复杂,防疫力量不足,这并非普查之后的准确数字。另据专家估计,拥有近200万彝族人口的凉山州实际感染人数不少于2***。



  74岁的老毕摩沙马克古从六年前开始看到得“奇怪病”的人:“他们是吸毒注射到这个地方以后,不晓得把什么打进去了,咋个治也治不好。肚子要胀。在肺里、肝里面得了病,我做法事没有用,得了艾滋病的人,做什么都是救不活的。”

(摘自摩登先生网:MrModern.Com)





  一直留心这件事的老毕摩沙马克古观察火葬时的尸体,烧的时候,他看过这些人的内脏,“根本就不一样,村里有个小伙子得了这个病,我去看的时候,肺的一半好像都没有了,心也有点缩起来了。”村里另一个得艾滋病的人,肚子胀起来,肉就开始坏,别的地方瘦得只剩下骨头。



  沙马克古的小儿子也得了一模一样的病,这里的医生把他的脚杆看了一下,扎了一下,化脓的就全部流出来了。他说:“爸爸,看我的病情,我也活不了了。”说了这么一声,他就吊死了,自己吊死了。



  “小儿子吸毒的时候,我亲手打过他,但是没有用,不听话,劝不了。他上吊的时候才24岁。”沙马克古说,“他死去了,我请了别的毕摩来做法事,但有的毕摩不愿意做这样的事,因为这样的死是不好的。”



  沙马史体也经常警告自己的孩子,离那些吸毒的年轻人远一点,“后来这样的病人我们就不去,这些人治不好的,看样子都害怕。我们毕摩都愿意做好事,做干净的事情,他们是不干净的,我们就不去。”



  “我在昭觉县日哈乡瓦依村见到一个吸毒得病死去的年轻人,身上的注射口腐烂了,在小肚子那里和胳膊都开始腐烂了,生虫了,火葬的时候,我看见白色的小虫子从他的鼻孔钻出来,内脏都坏了。那个村子得病的有70多人,村子里一共只有1000多人。”

(摘自摩登先生网:MrModern.Com)





  父母只知道这孩子病了,是鬼附身了,做了法事的话,家里人会高兴一点。可是沙马史体看到,心里是明白的:“他们死的时候不好受,人的灵魂也会疼的,我念了经,做了法事,让他们舒舒服服地走。”



  于是沙马史体就念:“你走你的路,以后不要到这边,不是你的亲戚,你走。”还打鸡打狗给他———彝族人气愤到极点才会打鸡打狗。彝族的传统里,鬼是怕鸡和狗的。



  可是在祖祖辈辈传下来的经书里,是没有***和艾滋病的。虽然跟着太爷爷给吸烟土的人做过法事,但和现在看到的病人不一样。抽土烟的人病得慢,有的保持到七八十岁才去世。



  “现在吸毒的人很快就死了!”



  凉山地区早期的艾滋病感染者正陆续进入发病死亡期,艾滋病也正从高危人群向一般人群扩散。2002年初,昭觉县卫生局防疫站在竹核乡的大温泉及木渣洛两个村随机抽取了1000个血样进行检测,就检测出H IV感染者96人。 

(原文链接:http://www.mrmodern.com/life/4629.html,转载请注明)